公司動態 業界資訊 行業百科
我和京杭大运河有故事

2018年12月21日     陰

人生就像被寫好的劇本 沒有早一步  沒有晚一步  世界上的每一個人都是平行線  是緣份讓平行線之間的妳我有了交匯巧合的相遇

今天早上天飄著零星小雪 吳哥早早就起來做了早飯 我起來時飯已經做好 我去洗了把臉 這是我這幾天來 第一次洗臉  因為沒有水的緣故所以我不洗臉  還有就是這麽冷的天如果我洗臉  臉很快會皴掉

早飯是大米菜粥  吳哥幫我端來大大的一碗  粥有些淡淡的菜腥味我覺得很難聞  我平時在家不喜歡吃這些加菜的粥  或放了面條的粥 我都不知道這些粥是誰想出來的  在我的思維裏粥只有白米粥或雜糧粥  今天我強忍著才吃下了半碗  坐在我旁邊吃早飯的吳哥說  妳要走很遠的路  多吃點 我苦笑著點頭  但是我保證如果這一碗粥我都吃下去恐怕我真會吐出來 真的不是我矯情 一直到現在的我都不敢想象那碗粥我當時怎麽吃下去的

早飯過後他們兩個人開始去幹活 我也準備好了一切 拖上我的艇沿河向前方出發  今天計劃走出青龍灣這一段  上午走了一個多小時  就碰到著昨天他們告訴我的  前面施工的那個大壩工地  遠遠的就有人站在土壩上喊著我的名字  我一臉的懵逼以為是幻覺呢  慢慢走進才確認我聽到的並不是幻覺  原本站在土壩上的那個人影  從大壩上奔跑了下來  身影漸漸清晰  是一位和吳哥年紀相仿的大哥  他跑到我面前幫我拖艇  他說妳昨天睡的床就是我的  因為這幾天這個工地缺人手  所以我過來幫忙  昨天晚上小李就給我打電話  說今天妳路過這裏  讓我在這等妳  他邊說邊像小孩一樣蹦跳著在冰上拖著艇奔跑  跑了沒多遠他停下來  把手機給我說讓我幫他拍照  然後拖起艇繼續奔跑  真的印證了那句老話  每個成年人心裏都住著一個長不大的孩子  他幫我很快的把艇搬到了大壩的另一邊   這時河岸上有人喊他  他和我擺擺手就向岸上跑去  跑了不遠回過頭來  大聲喊道  兄弟  加我微信   我這時正在把我那幾根樹棍往艇下放  我說 

好  他這才消失進了塵土飛揚 機車轟鳴的工地裏

我拖起艇繼續前行 但是好景不長 馬上就來到了 青龍灣  青龍灣是一條兩叉河  一條叫青龍灣河 一條叫北运河 我把艇留在壩旁  先獨自先去探路 青龍灣河由於修运河的緣故已經被全部堵上 壩的兩邊截然不同 一面是冰一面是水  冰上一堆人忙著用冰梭子把冰捅開窟窿下網抓魚大家忙的不亦樂乎  壩的另一邊就在大壩下有片開闊的水域  很多人正圍在邊上安靜的釣魚打盹  這一路走在冰上我都是看有沒有下網的來判斷冰上能不能走人 就在青龍灣這個地方 运河的前方 也是一個很大的灣  壩與灣之間相隔二十幾米  但是這邊有人穿孔下網再往前就沒有人影了 我趴上壩穿沿著大壩和荒岸交界的地方走進了一片樹林  穿過這片縱橫的樹林來到這运河轉彎的地方 這裏沿河兩岸河都是樹林 常年背陰 樹林生長在壩岸上與河面相差大概兩米高  我只能抓著一些雜草和樹根下到河面上 我在河面上用力踩了踩 邊上的冰還算結實  

很快我返回到了 青龍灣  拖起我的艇準備冒險前行  下網的大哥告訴我 前面還沒有凍瓷實  讓我不要再往前走但是現在我卻進退兩難 唯一的選擇只能冒險前行  我謝過大哥  繼續前行  走到要拐彎的地方 冰面上明顯在往外溢水 我謹慎的觀察這周圍冰面的每一點變化 後面的冰面上這時來了很多人在圍觀  看我怎麽通過這個灣 也有起哄的人在那裏亂喊  但是我是不能有半點分心 我把槳橫著抓在手裏 時刻準備著掉下去的可能 這樣如果真的我一旦掉下去手裏的橫著的槳會卡在冰窟窿的兩邊  從而不至於讓我整個人掉到冰窟窿裏 遊不出來 我小心翼翼的繼續向前走  不時腳下會傳出哢嚓 哢嚓 的冰裂聲 聲音會從腳下起初的哢嚓聲  轉換成有些詭異的聲音 像是風吹動繩子時發出的哨聲  又像玻璃打碎時發出的清脆哢嚓聲 用語言真的無法形容耳朵所聽到的聲音 這種聲音會一直傳到很遠 在寂靜的環境裏回蕩 讓人的腎上腺素在身體中不由自主的活躍 轉過灣口只有三四十米的距離 我費力的走了將近半個小時 才剛剛繞過了這道灣  後面的河道很直但是冰的狀況還是依舊薄中加險 繞過灣我已經渾身是汗腿腳發軟想站在原地休息一下  就在這時我放在胸前救生衣裏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那一刻真的是心臟都要驟停  本來心已經就在嗓子眼裏吊著了  被這麽一嚇如果嘴裏沒有舌頭和牙擋著的的話 心估計都會從嘴裏瞬間跳出來 緩過神我拍了拍心口 但並沒有敢拿出電話看  因為我只要在原地多停留幾秒種邊上冰縫裏的水就會溢出來  很快淹過我的鞋子  我唯一的選擇只能竭盡全力的前行容不得我有太多停留  

不過我算很幸运 就這樣心驚膽戰的一直向前走 任隨腎上腺素在身體裏反復循環跳動 走了可能有三個多小時 前面出現了一條大壩擋住了我的去路 由於前面那一段我不停的左躲右避 不知不覺中現在我已經是在河的中心位置 遠遠我就看到前面的大壩所有的閘門都是關閉的  我要通過這條大壩唯一的出路就是先要拖著艇靠岸 然後從岸上搬過去在壩的另一邊再下去  當我正真想拖著艇走到岸邊時  才發現現實並沒有那麽簡單 原來邊上的冰遠遠不如中間的厚實 我每走一步 腳下就會裂出一道縫隙  有好幾次差點掉下去  我從各個位置反復嘗試 但是都沒有成功 我只能無奈的退回原地 擺在我面前的現在只有兩條出路要麽就等到天黑後  等溫度下降可能冰會比現在結實我再靠岸搬艇 但是會更加的危險 要麽就繼續找可以上岸的位置  我果斷的決定第二種方案  白天就算我真的掉下去 也能很快上岸然後找地方取暖 晚上要是掉進河裏 就算我沒被淹死能順利爬上岸  溫度那麽低  再找地方取暖  衣服第二天也幹不了的  決定後我又開始行動嘗試尋找位置 我在離我十幾米的地方看到了一排凸起冰面的冰  這說明這些冰不是剛剛才凍上的  是經過幾次上凍疊加出來的  通常這樣的冰面比較結實  我拖著艇向那裏走去  因為目前的情況根本不適合妳探路  只能一次完成所以我只好拖著艇  走過去發現判斷是正確的  我沿冰疊加起來的冰脊向岸邊走去  順利走到岸邊  另一個問題又來了  這裏上岸的地方要比其它地方高出很多  但是那也不能再退回去了  我只能從這裏上岸 我用墊在艇下面的樹棍  挖出了可以下腳的地方  然後人先上去  再把艇生生的用力向上拉  好不容易才把艇拽了上來  在岸上我喘了口氣  看著岸下面遠遠的冰面心中有些危險過後的喜悅  

我拖著滿身的疲憊 來到了大壩的另一端  看到壩下的河面開始變窄  最窄的地方可能只有不到一米左右  但是有水在流還算不錯  正好通往壩的下面還有石頭砌成的臺階  我返回上岸的地方  把艇和裝備搬运了過來  很順的就下了艇  剛剛劃出沒幾百米  河開始變窄 窄到讓妳連個下槳的地方都沒有  而且艇時不時就會被劃到水中起伏的沙堆上擱淺  我只好一邊劃一邊盡量看著前面  巧合的事情總是在妳想象不到的時間發生  就在我快要劃到一座橋下時  一不小心槳桶到了邊上很淺的一塊沙丘  瞬間連艇帶人翻到了水裏  艇上所有的東西飄在了水上  最關鍵的是我剛才放在艇前面原本打算劃出這一段再吃的牛肉和餅都泡到了水裏  我本想快速撈起說不定還可以吃  等撈起來發現牛肉和餅都散發著一股下水道的臭味  我再聞聞自己的衣服也是一樣的味道  我只能面對現實心疼的把全部扔掉  等我把艇裏的水倒完重新整理準備繼續趕路時天色也慢慢降了下來   劃過橋下周時圍的空氣中彌漫著蔬菜爛掉後的刺鼻臭味  再往前劃沒多久就來到了廊坊和天津的交界處   這裏到處是菜地   前面的河面又凍成冰   我只有在河邊上菜地附近找塊地方露營  上岸的地方是冰和泥混合  我深一腳淺一腳的來到岸邊  正好有菜農在準備收工  我趕快上前問了問邊上有沒有可以吃飯的地方  大哥告訴我前面兩裏地有個村莊  雖然沒有飯店但是有超市  還沒等我再繼續問  大哥就說妳去吧 東西放在這裏沒人拿的 我幫妳看著  於是我帶著水壺向村裏進發  果然沒過多久我就找到了一家超市  我買了個泡面 香腸和餅  本來只想讓人家舍口熱水給我  結果超市大姐說妳就在我這裏吃吧  吃了飯再走  我渾身臭味  滿腳泥巴  怕耽誤人家生意  結果大姐從屋裏搬來凳子幫我拿了壺熱水  我把面泡上也顧不得有沒有泡好就一頓狼吞虎咽  吃完了泡面身上緩和了很多  但是胃裏卻

還是覺得空空的  繼續再買一碗泡面  這次才真的感覺渾身舒服了

拿著我買的香腸和一摞餅  回到放艇的菜地旁天黑了  我看到河邊上到處是菜農扔掉的廢棄草簾子  我從中撿來一塊相對好一點的 準備把它墊在帳篷下用來禦寒  把撿來的草簾子折起來放到一片相對平緩的地方  然後把帳篷搭了起來  我鉆進帳篷也管不了這裏臭不臭  反正暖和就行了  躺在帳篷裏沒過多久就熟睡了過去  

2018年12月22日   晴   

人生是段不經意的旅行  時刻都需要用心珍惜  生命中總有不期而遇的驚喜和生生不息的希望   

早上起來發現又降溫了  這幾天天氣一直在持續降溫  我很早就起來收拾好東西  因為紮營的地方離的村莊比較近  所以我想早點起來先去村裏吃個早飯再出發  我在村裏找到了一家賣早飯的地方並討了一壺水  回到營地由於水和冰連接的地方冰很薄  我只能搬著艇走很遠到凍結實的冰面上下去  大概折騰了一個小時才全部搞定  又要開始我的新征程  拖了沒多久就發現墊在艇下的樹棍磨的基本不能再用  我只好在附近的地方找替代品  最後我在冰面上發現了很多也許是夏天漁民下網的竹子  我從中拔出兩根  粗細相近的繼續墊在艇下  我把替代下來的樹棍繼續放到船倉帶上 萬一走到路上竹子棍不好我可以留著它們作為備用

這幾天連續降溫我以為前面的路會順利些  誰曾想真的是妳不向前走永遠不知道前面能不能走  前半段還好我拖著艇走了二十公裏  幾公裏之後就碰到了麻煩  當時我快要走到一座大橋下 發現橋下又是冰水相接 再走近些我看到橋下左側的水面居然波濤洶湧  我奇怪這水是從哪裏來的  仔細再看才發現橋下左側原來有好幾根管子在排水 正在向河裏排水  我只好放下艇先去橋下探探路  我從岸上走到橋下發現從橋下左側面排出來的水巨急  為啥用巨來形容它的急  因為它比很急 流的還快  簡直就是在噴 這樣意味著如果我等一下要是從橋下通過是會被側面噴出來的水橫推到橋樁上  這麽大的流  估計把我推翻或推到橋樁上就是分分鐘的事  但是如果選擇搬艇繞過這裏那我向前起碼要走上三五公裏的路 這麽來回折騰估計今天把艇搬過去也就該紮營了  

想了半天我還是準備冒險劃過去  如果艇翻了就當我下水洗個衣服  說實話身上的衣服自從昨天翻艇後就一直散發著味道  再加上我的汗味  現在不時的就會散發出陣陣的酸臭味 連我自己聞了都想吐 不過主要原因還是為了節省時間 想好後我就開始正式行動
 
我先把艇搬到岸上能下水的地方  再把東西拿過來再一件件裝到艇裏  然後就向橋下行進  劃到靠近橋下時停了下來  我先觀察一下從哪裏劃過去比較安全  面對眼前這條澎湃的水龍我一定要謹慎  做好各種能想到的預案  觀察後我覺得可以從中間通過 因為右面都是裸露在外的大石頭  很明顯是不可能劃過去的  左側靠近排水 流很急   我用盡全身力氣在離橋大概五十米就開始助沖  艇快速的來到了橋下  雖然速度很快但是還是難以逃脫 這條噴龍的魔爪  艇瞬間被推到了靠右側的橋樁旁  我為了不讓推過去的力導致艇直接撞到橋樁上  趕快把槳伸出去 直接捅到橋樁上給馬上就要被推到橋樁上的艇做個緩沖  艇被沖過來的水流死死壓到橋樁上  我聽到擠壓後艇發出的哢嚓聲  這時我必須快速反應  不然很快艇就會被壓裂或者直接壓碎掉  我馬上從艇裏出來 站到橋樁的地基上 水差不多到我的大腿部位  我被水流沖的站不穩  但是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把艇快速提出水面  因為艇上裝備的問題給我提艇增加了更大困難 我費勁力氣才好不容易把艇提了起來  拿著沈重的艇趕快側著身子往前走 人的力量在自身遇到危險時絕對是無限的  沿著橋基我走了五六米流就沒有了  這時我才發現並不是因為的手臂我力氣大 而是抓艇的雙手早已經痙攣  我慢慢把半拖在水裏的艇放下  手指痛的很厲害  我邊揉著手指緩解疼痛邊檢查了一下艇  艇上只是有幾道劃痕並未出現明顯的損傷  等手指稍有緩解我趕快上艇  劃出這塊魔咒般的水域   十幾公裏後又是冰面  又是一次靠岸搬艇的過程 
 
回到冰上我想起了天津這裏還有個好久沒見的妹妹  我所謂的妹妹是沒有任何血緣關系的 那是我還在北京一所大學上班的一位同事 平時大家都在一棟樓裏慢慢的認識了  大家在一起共事多年 她的家人我也認識 但自從她結婚以後  除了過節大家互相微信祝福一下 平時很少聯系  今天我突然想到了她 拿出電話本想問問她前面运河的情況  因為她家就住在武清的运河邊上· 電話打通後她很驚訝我在天津劃运河  她告訴我門前的运河還沒有凍上 天津市的要問問她老公才知道  掛掉電話後我繼續拖著艇沿河在冰上向天津方向進發

大概下午一點多她給我回了電話 告訴我天津市的运河也沒有凍 聽到這個振奮人心的消息無非是給我快要熄滅的信心增添了幾分復燃的希望 她在電話裏繼續問我什麽時候可以劃到她家的位置  我說估算了一下大概傍晚的樣子  從電話裏我才知道原來今天是 冬至 掛斷電話後被她這麽一提醒我突然有些想家 想父母  想大寶  想豌豆  獨自面對著荒野裏迎面而來的寒風不由的鼻子有些酸 但我還是收住了眼眶裏快要掉下來的眼淚
  
下午快三點多我已正式進入了天津的武清區 經過一番冰與水的替換征戰後  終於可以在河裏劃著它走了  幾天沒有在水裏如此暢快的劃艇這時不免讓人有些興奮  每個人在開心時一切都會美好起來 我也不例外 現在感覺整個人也精神了不少 看著河岸上路過的風景都讓人覺得那麽賞心悅目 沒過多久我就劃到了她家門口  她們全家已在岸上等候多時  遠遠就在岸上揮手招呼  我劃著艇穿過一座橋  再次看到了這片熟悉的地方為  為什麽用熟悉一詞來形容  那是因為我在好久以前就來過這個地方  她家那時還住在平房裏 不過已經過去好多年了具體時間我已經記不清楚  今天再次途徑這裏也算故地重遊吧 這裏除了周邊多了些新蓋起的高樓  其它並無沒有多少變化  河道兩旁依舊保留著原來的樣子  橋的一邊是城市規劃過的景觀帶整潔有序  橋的另一邊是荒草鄉野  一座橋讓這裏如同隔世 我穿過這一步繁華來到鄉野中找到了上岸的臺階  這些臺階是原來附近的居民們為了方便洗衣服這類的東西私人所建  後來大家都搬到了樓房裏這些臺階逐漸被遺棄 但是偶爾還是會有人在上面釣魚或洗些東西 我剛上岸一幫剛才還在橋旁邊下棋聊天的大爺大媽和年輕人 像過來看動物似的 把我圍了個水泄不通  他們看著艇各種好奇指指點點和一連串紛紛擾擾的問題 我只能又一次講解著來龍去脈  不過隨著路程的增加我要講解的來龍去脈內容也隨之不斷加長  妹妹和妹夫還有素未謀面的小外甥 早已經借來了他們小區賣菜的三輪車 準備我上岸後用這輛三輪車把艇拉回小區  很快我和妹夫把艇擡到了三輪車上  三輪車上正好有些為了运輸蔬菜時不讓蔬菜凍掉的保暖棉被  我用來墊在艇受力的地方 他們家小區離运河特別的近  我們用了不到五分鐘就來到了她家樓下  因為艇太長所以我們只能把它放到樓下一個公用空間裏  艇放好後他們招呼我上樓  家裏阿姨早就泡好了茶在等我們回來  剛一上樓老遠就看到阿姨站在門口  樣子和那些年前沒有太大的變化 還是一副滿臉笑容從上到下散發著那股利落和精幹的勁兒 
                
回到屋裏阿姨招呼坐下喝茶 妹妹和妹夫開始各自忙東忙西  原來妹妹家又多了個小寶寶我一直不知道 這會正在屋裏睡覺 雖然我很好奇但還是沒敢去打擾她  我先去把我那臭不可聞的衣服替換了下來 然後捉烀妹放到洗衣機裏幫我洗一下  如果不是今天來到妹妹家  都不知道什麽時候才能找到一個地方換下這套臭到讓妳聞一下都要嘔吐的衣服  趁著還不到晚飯時間我趕快去洗了個澡 雖然我才出來四天但是感覺自己已經恍如隔世 早已經記不起上次是什麽時候洗的澡  腿腳冰涼的我在經過熱水的一番浸泡沖刷後  感覺全身輕快了很多 或許這時洗掉的已經不單單是身上的泥土 還有疲憊與心勞和體內無形的負重
 
到了晚飯時間阿姨端上來熱騰騰的餃子和一桌子的好菜 看著一桌子的飯菜其實我心裏早就在流口水  但出於禮節還是等大家全部坐下了 才開始動筷子 天下人都知道我的一大愛好就是無酒不歡 所以這個遠方的妹妹也不例外 她拿來一瓶酒 因為妹夫平時很少喝酒  所以這瓶酒是為我專程準備的 這是我幾天來第一次告別我的大餅晚餐 也是我人生第一次感覺吃飯是一種享受 所以我慢慢的品嘗著每一道飯菜的味道 從入口到咽到胃裏我盡量讓它把每一點味道都讓我的味覺品嘗到 酒過三巡飯過五味後 我們坐下來開始聊天 大家各自在說著這些年的變化和那些年的陳年往事  真的是人生如今最好  別說來日方長 時光難留  只有一去不返  看阿姨今天特別開心所以我們聊到很晚才去睡   
文章来源:京杭水上運動俱樂部 微信公眾號
原文地址:https://big5.ps-boat.com/news-833-1.html    轉載請註明出處【培生船艇
版權聲明:本文為轉載文章,來源於微信公眾號:上海市龍舟協會,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出於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轉載此文,若有來源標註錯誤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權益,請聯系郵箱:ps-boat.com,我們將在1至48小時內進行更正、刪除,謝謝!

© 2018-2022 杭州千島湖培生船艇有限公司,上海培生船艇有限公司,浙江培生體育文化有限公司 版權所屬  滬ICP備18037840號  網站地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