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動態

龍舟情(上)

簡體版 英文版 2019-12-5 12:03| 查看: 32406
編者按: 
第壹次見到陳瑜的時候,秋招已經快結束了,她自己找到訓練房說想要加入龍舟隊。我看著她靦腆但真誠的笑容,心想,物院大四、保研北大,看起來身體素質不是很好,大概是比較無聊才會來這裏嘗嘗鮮吧。

但是,她堅持了下來。壹開始她總是沒辦法跑步達標,每壹次邊跑邊給自己加油,後來有次跑步最後沖刺的時候我發現她的步幅和速度特別好,不再是以前跑不起來的樣子了;訓練的時候她也是特別專註的那壹個,我能感受到她的全部註意力的確是在面前的杠鈴上,所以即使她力量耗盡了,依然能憑意誌力去堅持……而且,常常在各種壓力壹觸即崩塌的時候,她的溫柔和堅強,能帶給我和其他隊友莫大的鼓勵。

陳瑜的心很細膩。陳瑜在北大依然會想起武大龍舟,想到會偷偷地哭。如果不是因為畢業了,她說,壹定要再留壹年。

初聞不識曲中意,
再聽已是曲中人。
撰文 | 陳瑜
“武大龍舟,揚威神州”
那是第壹次全隊環珞珈山。提前壹天晚上隊長在早操群說,到時候其他校區隊友經過會喊武大龍舟,我們要接“揚威神州”。當時心裏覺得有點小孩子氣,這八個字,對我來說意義不大。

壹開始的局外人
剛入隊的時候常常覺得不被重視。是無名小卒,可有可無。
可能跟性格也有關吧,不會主動去跟人說話。不認識多少人,有壹段時間,訓練中間休息,就只是看著其他人,聽別人講話。比如老隊員們會交流動作,有的新隊員也很積極活躍能融入。
訓練有來,但是和大家交流少,建立的聯系少,壹點點小事就容易想多。比如有事請假,別人不知道妳為什麽請假,等到請假回來,覺得離大家又遠了。
下水時,如果被誇了,會很開心,但是很快會被罵。那時候經常聽到幾個人的名字,是老李經常喊的,心裏挺羨慕他們,覺得老李特別關註他們,真好。老李都是喊他們名字,真好。說我時就是:“右五,起身慢了慢了!要輪轉!”有壹段時間,連被罵也沒有了,我知道不是因為劃得沒有問題,是被忽略了。
就覺得像局外人,沒有歸屬感。所以壹開始會覺得是別人的龍舟隊,不是我的。
轉折點好像是冬訓。因為留下來整個冬訓全程的人不多。年前最後壹練,合照,女隊壹起去吃胖哥倆。平時很少有這些交流。之後是開學壹部分隊員退隊。人變少了。

龍舟情(上)

想到這裏覺得有意思。壹大隊的人,那麽多人,剛入隊,又不厲害不突出,不被關註到是很正常。曾經想過,為什麽不能在管理上改進、對每個隊員都關註到呢?但是由誰管理呢?這麽多人。主要還是每個人自己主動吧。
之前比完賽,有後悔過沒有早壹點積極融入、早點認識大家。現在又覺得沒關系了。慢壹點,該認識的人會認識的。

船長意識
入隊很長時間,都是心裏想積極但行動被動。比如訓練。被指出動作問題,只會害怕。有壹次開會老李說到,要有船長意識,這是妳的船,別人都是在幫妳劃的。第壹次這樣想。壹直以來,在船上帶領我們的都是老隊員,無意識裏會覺得,船是老隊員的,我們在聽從指揮劃。這樣想之後,不會隨隨便便請假。練力量時,不會想著有人在督促,而會想著帶動別人。轉變想法後,好像有責任感。我覺得責任感能讓人變強。

龍舟情(上)

退隊
同城雙星比賽完,老李問我中間有沒有想過退隊。我說在最後改比賽時間,以為不能去比賽的時候想過。
翻日記才發現不只這壹次想過。第壹學期選了幾個較難的課,期末成績出來,覺得本來應該做更好的。所以猶豫,訓練影響了學習,加隊真的是對的嗎?下學期會不會影響畢業?
第二學期,寫畢業論文,到臨近截止日期,怕交不了,所以請假,又壹次覺得,都大四了,待在這裏真的不是不務正業嗎?要是到時候畢不了業,是不是不分輕重?
第壹學期想到“退隊”,覺得自己是個無足輕重的角色。少了我大家照樣出去比賽。有壹天,忘記因為什麽了,想到,我好像總是把龍舟隊當成“Ta們的龍舟隊”,“Ta們”,指老隊員們。比如他們會很嚴厲,請假的時候也冷冷的;Ta們有的人會動不動說到比賽,可是對剛進隊不久的我來說,並沒有很想去比賽。
(現在重新想,應該是因為,老隊員和新隊員的目標不壹致,新隊員還沒有融入集體。新隊員加隊,常常是為了,比如鍛煉身體,減肥。但是留隊的老隊員,肯定不會是這樣的理由,壹定是比這更深的。比如因為對隊伍的感情,因為訓練鍛煉的拼搏精神。)
當時我問自己,妳退隊了,會怎麽樣?回答,不會怎麽樣,隊裏有老隊員,她們撐著。問,為什麽是她們撐著?如果她們也退隊呢?答:她們不會退隊的。問,為什麽是她們應該來撐著?她們與妳有什麽不同嗎?答:這是她們的龍舟隊……然後突然驚醒。為什麽是她們的龍舟隊,為什麽同樣待在隊裏,她們就得承擔更多?我意識到,我總是被動地,只想著待隊裏能帶給我什麽,但是沒有想過我的責任。她們會承擔,是因為她們把這裏當成自己的龍舟隊。
我也想做那樣的人。
第二學期畢業論文那會,有想過待龍舟隊是不是不務正業,不過倒很堅定沒想退。因為知道“我”很重要,覺得隊裏這個時候需要我們。都到這個時候了,這個時候退隊,像逃兵,就這樣拋棄它,它怎麽辦?不過我特別害怕影響畢業論文,怕畢不了業,所以後來比完長沙馬上請假去寫論文。後來修修改改準備答辯,也總是不得不請假。請假很難受,開口小心翼翼,在心裏偷偷說,請假做完畢設,再補回來。現在看,覺得當時做得真對。能不請假就不可以請假,大事前面實在不行應該請假,但是不要隨隨便便就退隊,隨隨便便就不要它了啊。
寫到這裏想到,妳想要什麽,隊伍的目標,可以壹致。妳為隊伍貢獻妳的壹部分,妳也在隊伍裏收獲妳想要的東西。
我在隊裏,想鍛煉身體,喜歡上進的氛圍。隊裏的目標,直觀地看,是最後的比賽。壹開始比賽對我來說不重要。但是我待在這裏,享受了隊伍帶給我的,所以很願意為隊伍的目標出力。這個過程收獲了以前沒有的東西。比如拼勁,比如在船上喊出來。如果只是停留在“鍛煉身體”,是不會在船上喊出來的。
回到開頭,最後想退隊是在同城雙星改時間。如果比賽改在7月,我們畢業了。如果畢業生不能參加比賽,那我還在畢業後留下來訓練,每天給自己心理建設去堅持高強度的訓練,意義是什麽呢?本來覺得,我們都很重要,隊裏需要我們。可是突然之間被“不需要”了,所以就動搖。(現在覺得,應該還有對訓練的逃避。有時候就是怕那些高強度,然後給自己找各種“正當理由”)
後來確定畢業生可以參加比賽。聽完我說的退隊理由,老李說,像有的隊員,不能參加比賽,但是他們每天準時和大家壹起參加訓練,或者為隊裏做好後勤,這些對隊裏都是很重要的。
感覺,又是上升到對隊裏的感情。是另壹種層次了。
有壹天無意翻到壹個文檔,是新隊員寫的壯誌躊躇的話。看到這個文檔的時候其中的很多人已經退隊了。心裏不是滋味。他們在說這些話的時候,肯定也是發自內心想堅持到最後,想變強。
後來是因為什麽,每個人原因不壹。
對“堅持”和“放棄”有點感慨。堅持,好像不是很難,不需要太多條件,不要求能力很強。但是要真的從頭堅持,中間確實很多“坎”,大大小小,壹不留神就讓人忘記最初說過的話。有頭有尾,是很難得,很寶貴。
寫到這裏,有點糾結。每壹個退隊的隊友,各種各樣的原因,我並不知道所有情況,就這樣隨隨便便評論。怕Ta讀到這裏,或內疚或難過。但是,如果還會難過,會後悔,說明是舍不得的。如果還在學校,還有機會,或許可以再歸隊?總覺得,每壹個成員,對這個大家庭來說都是很寶貴的,不管何時歸來都被歡迎。
也有人深思熟慮後才退隊,覺得這樣也很好。重要的是自己想清楚了。

冬至餃子,冬訓晚會
還記得下水回來,隊裏小夥伴在煮湯圓餃子。“快換衣服吃餃子!”冬日,下水,冷;訓練房,暖暖。昨晚翻很久以前的推送,發現之前就有冬至煮餃子湯圓。原來是龍舟隊的傳統啊。
以及冬訓晚會。冬訓已經累了,為什麽不讓人早點回去休息呢?當時準備節目還嫌浪費時間,沒想到成了冬天看到陽光就會想到的回憶。
很多當時不在意的東西,現在想起來,都是老隊員在延續隊裏傳統,給我們創造在隊裏的回憶。

龍舟情(上)

摘自陳瑜的QQ空間
文章來源:武大龍舟 微信公眾號
原文地址:https://big5.ps-boat.com/news-439-1.html    轉載請註明出處【培生船艇

© 2018-2022 杭州千島湖培生船艇有限公司,上海培生船艇有限公司,浙江培生體育文化有限公司 版權所屬  滬ICP備18037840號  網站地圖